科普之窗

?
  • 市科協專家庫
  • 市科協專家庫
  • 市科協專家庫
  • 市科協專家庫
  • 市科協專家庫
  • 市科協專家庫
  • 市科協專家庫
聯系我們

地址:彭州市行政中心A0712
email:[email protected]
郵編:611930
電話:028-83871363
傳真:028-83873183

科普之窗>>科技論壇

?

站內搜索:

轉基因水稻試點在即:百余學者反對商業化種植

     《華夏時報》記者日前從知情人士處獲悉,轉基因水稻不久后將在湖北、山東兩地進行商業化試點種植。

  4月1日,本報記者向農業部等相關部門求證,得到的答復均是“以官方說法為準”。此前,農業部副部長危朝安曾表示,農業部從未批準任何一種轉基因糧食種子進口到中國境內商業化種植,在國內也沒有轉基因糧食作物商業化種植。

  轉基因主糧商業化種植的問題從幕后推到臺前,始于今年兩會前夕,全國130多名學者聯名上書全國人大,要求農業部收回安全證書。兩會期間,也曾有50多名全國政協文員聯名提交提案,反對轉基因商業化種植。而兩會后,來自民間的反對聲音更是此起彼伏。

  一位參與轉基因研究的專家向《華夏時報》記者透露,按照農業部要求,公開任何資料都要跟農業部協商,任何時候都不能擅自公開任何數據,記者采訪農科院轉基因研究中心時也遭到類似理由的拒絕。

  來自官方、民間、學者,贊成的和反對的聲音交織在一起,各執一詞,讓轉基因商業化種植這個問題變得更加撲朔迷離了。

  百余學者上書

  一百多位學者聯名上書全國人大,把轉基因主糧商業化種植的問題推到了臺前。

  今年兩會前夕,由國史學會副秘書長蘇鐵山、中央民族大學教授張宏良、曾經給前總理朱镕基上書引發全國對“三農”關注的鄉黨委書記李昌平等人起草,全國130多名學者聯名簽署的信件,以掛號信的形式寄往全國人大,內容則是反對轉基因主糧商業化種植,要求農業部收回安全證書。

  此后,反對轉基因主糧商業化種植的呼聲迅速放大。兩會期間,多名政協委員也曾提交過反對轉基因商業化種植的提案。

  蘇鐵山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證實,兩會期間,曾有50多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提交提案,反對轉基因商業化種植。對于蘇鐵山所說的50人提案,記者沒能找到佐證,但是政協委員有關反對轉基因主糧商業化種植的提案則確實存在。

  此后的3月11日,再次出現多位學者反對轉基因主糧商業化種植的聯名信。這封刊登在北京大學科學傳播中心網站上的公開信稱,兩種轉基因水稻和一種轉基因玉米安全證書“是在未經充分論證基礎上發放的,如果不采取果斷措施制止轉基因主糧商業化種植,我國食品安全和糧食主權將受到重大沖擊”。

  在這封公開信上署名的,包括北京大學科學傳播中心教授劉華杰、清華大學科學技術與社會研究所教授劉兵等。

  近日,從紐約開始,一封題為《我們關于轉基因水稻、玉米商業化種植問題的意見書》也開始在一批海外學者之間廣為流傳,并開始傳入國內。據悉,這封信主要目標是呼吁中國政府禁止轉基因主糧的商業化種植,已經有60多人簽名。

  蘇鐵山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寫這封信的目的并不是要反對轉基因技術的研究,相反,他認為國家應將對轉基因的研究列為國家重大戰略進行重點研究,但是在商業運用上需要慎重對待,轉基因主糧商業化種植更要慎之又慎,因為這涉及每一個人的健康和安全。

  商業化種植

  學者們的反對源于2009年11月,農業部通過審批,給兩個品種的轉基因水稻和一個品種的轉基因玉米頒發了安全證書。

  安全證書是轉基因農作物上市銷售之前最難的一個關口,被認為是轉基因產品商業化種植道路上非常重要的一步。也正是由于邁出了這一步,轉基因水稻商業化種植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針對社會上對轉基因產品的質疑,農業部在全國“兩會”前后以“答記者問”和“問答”等形式,陸續公布了與轉基因水稻安全證書有關的些許信息。

  按照農業部的說法,“農業部從未批準任何一種轉基因糧食種子進口到中國境內商業化種植,在國內也沒有轉基因糧食作物商業化種植。”

  在答記者問中,農業部強調,發放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并不等同于允許商業化生產。接受記者采訪的一位科技部專家也告訴本報記者,安全證書意味著可以大田實驗,并不是代表可以商業化種植。但有媒體稱,經過調查發現,湖北等地自2005年前后已經開始了轉基因水稻的種植,只是名義上不是“轉基因商業化種植”。剛開始不太清楚這種新型水稻品種的當地農民,也漸漸明白,他們已經開始種植轉基因水稻。

  不過,這些說法無疑和此前農業部的說辭大相徑庭,此前農業部官員曾表示:“農業部從未批準任何一種轉基因糧食種子進口到中國境內商業化種植,在國內也沒有轉基因糧食作物商業化種植。”而農業部的這一官方態度,也與上述媒體的調查事實互相背離。

  蘇鐵山也向本報記者證實:湖北等地曾發生過轉基因水稻非法種植,并且后來有關部門查處過,這是不爭的事實,說明農業部的監管確實存在問題。

  一位參與轉基因研究的專家向本報記者透露,農業部要求,公開任何相關資料都要跟農業部協商,任何時候都不能擅自公開任何數據,只有農業部同意解密的才能發。

  上述說法似乎能夠印證農業部和業界人士有關轉基因主糧商業化種植的不同說辭。但是,有關轉基因水稻商業化種植的問題,不同層面的說法仍舊很難統一。近日《華夏時報》記者則從知情人士處得知,轉基因水稻不久后將在湖北、山東兩地進行商業化試點種植。

  安全之爭

  轉基因水稻是否商業化種植說法不一,而至于主糧轉基因商業化種植的安全性問題,各方也是各執一詞。無論是百余學者上書人大,還是兩會期間的提案、議案,拿來說事的都是安全問題。

  上述人大的聯名信認為,轉基因主糧化的生物安全存在不確定性,商業化生產后的經濟安全存在不確定性,綠色優勢也存在不確定性。而更大的憂慮,在于轉基因作物商業化生產后的不可逆性,將安全性仍然存在廣泛爭議的轉基因食物主糧化,有可能危及民族與國家安全。

  對此,有專家公開聲稱轉基因食品安全性不用擔心。中國工程院副院長旭日干日前表示,從目前國內外的科學研究看,沒有發現轉基因食品與傳統食品在人類食用安全性上存在差別,經過轉基因生物安全評價、獲得主管部門批準的轉基因食物可以放心使用。

  不過,面對轉基因安全性的質疑,農科院生物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彭于發也沒有給出百分之百的肯定性回答。他打了個比方說,科學家只能解釋一個杯子里裝了多少水的事情,解決不了這個杯子到底能裝多少水,意即科學家只是保證在現有研究下,轉基因食品不存在安全問題。

  南京農業大學國家大豆改良中心博士后蔣慕東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則表示,商業化種植造成的后果不好控制,轉基因花粉或種子漂移,難免會產生生物污染,破壞物種的多樣性。

  雜交水稻之父、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則站在了支持轉基因這邊。他表示,今后利用生物技術開展農作物育種是農業科技的發展方向和必然趨勢,轉基因技術是分子技術中的一類,因此必須加強轉基因技術的研究和應用,沒有技術就沒有地位。

  中央政府也是支持轉基因技術發展的。去年11月,溫家寶總理面對全國科技界人士的講話中提到大力發展生物育種的說法,此后在一號文件中也有涉及。即使反對者也紛紛表示,他們不是反對轉基因技術,而是反對在技術不成熟和安全性不能保證的情況下,推廣轉基因主糧的商業化種植。

排列3和值走势图